鹰婕:

 

<旷日> 

Macao II

 

如果可以自由安排图片摆放的位置,

我会弄得像一本杂志,一本书,

不一定要规整,不一定要角对角,

不一定要像1+1=2 那般不可推翻。

文字的字体小小的,刚刚适合看,

字体一定是那种安静不浮躁的类型。

 

M问了我好几次,

对呀,你为什么不去澳门?

我想了想,发现无言以对,

好像有些事情真的是没什么原因。

仅仅是没有放在心上,顺道没有列入计划,

于是长久地忽略不计,如此而已。

 

就像,人们问你,为什么不去做某件事情。

然后你会一愣,像脑袋上空突然亮起一盏灯泡一样,

这才意识到,这件事情完全可以划入你生活的范畴。

为什么不呢?可能只是因为没有想到。

 

总是可以汲取到某些启示与启发,

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。

 

过了关之后,乘坐免费巴士前往赌场。

坐在左边靠窗的位置,阳光明晃晃地穿透车窗,

洒了一小片在身体上。

虽有空调作隔离,但还是能明显感受到阳光的温度。

经过一片海,海水浑浊不清,

但心情还是美丽得不像话,

无论是上空的蓝天白云,多出来的旅行时空,

还是随口的无聊笑话。

都是干净而澄澈,那样的颜色,像胶片拍出来的蓝天与海水。

 

对着窗口拍了一张,M问,你在拍什么啊?

笑,我也不知道。

但就是想拍,

大概觉得旅途里所有不经意的经过,

所有曾经被忽略现在也被忽略的路遇,

我都想要记录下来。

“每个moment我都想要牢牢记住”的念头,

原来是从一出发就种在心里的。

 

赌场里工作人员要求检查证件,

大概是看起来像未成年的孩子。

抱着玩一玩的心态,兑换了一点港币,

两个人围观了好一会儿,互换眼色,交头接耳。

只会玩简单的,输赢几率都是百分之五十。

输了赢,赢了输,

自感手气不行,已经不敢再碰,把筹码都塞进M手里。

最后两人把筹码都输光了,哈哈哈笑出来,

揉揉饿得不行的肚子,心急火燎去找吃的。

 

赌场里随便吃了一碗鲜虾云吞面。

吃完在赌场里找寻场景拍照,拍了一会儿准备出去了,

又不约而同地嘀咕,中午是真的吃了吗?怎么又饿了?

 

兴奋愉快,与旅途奔走,似乎都会消耗好多能量,

当然也要用美食来慰藉。

 

于是会想,人生有什么事情是绝对输赢的呢,

几率为百分之五十,绝对又干脆,

没有退路,不留后路,不可更改,不可辨驳。

但我发现人生不是这样的。

所有太绝对的事情,在人生这片海里,都会被毫不费力地推翻。

赌场里,输了,筹码就被抽走了。

得到与失去从来就界线混淆,

你以为你得到或者失去,但其实从来就不属于你。

假设真的要用输赢这个形容词来描述人生,

那其实是,在人生这片海里,看起来输了,但筹码也不会尽失。

起码自己那一部分会一直都在。

 

 

评论
热度(216)

© Zhao | Powered by LOFTER